【票帝杂谈】76座支线小飞机怎么从美国飞到中国?

【票帝杂谈】76座支线小飞机怎么从美国飞到中国?



票帝按:与不少作者专注于常飞、常住客计划、各类里程积分不同,票帝团队是一群真飞友,过去近数年每年飞行里程基本都超过10万英里。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飞了这么多,票帝对航空飞行知识也有相当的了解。

多年对北美航空业界的大新闻也可以做到信手拈来。除了推送机票Deal,科普旅行常识以外,【票帝杂谈】栏目一直不定期推出,致力于为广大爱卿提供茶余饭后了解航空知识的小故事。今天的节目,票帝将从莫名出现在老毛子地界的美联航支线飞机说起。

【大新闻】冰天雪地的老毛子机场,来了个美国飞机!

过去的一周里,不少爱卿想必被一张美联航快运United Express的ERJ-175支线客机出现在“老毛子”地盘的图片抓住了眼球吧:

(图片来自网络)

这飞机自从从美国本土起飞,经由阿拉斯加飞往俄罗斯领空之后就在社交媒体上吸引了不少航空迷的关注,以致于俄罗斯机场当局不得不出面澄清,这飞机来我们这只是加个油接着继续走

(图片来自网络)

不远万里,为了中国大买家

在广大吃瓜群众的关注之下,这架注册号为N89349,隶属于美联航支线合作伙伴Mesa航空的ERJ-175LR自2月23日从美国德州休斯顿IAH历经 次经停,最终在大概2月28日,也就是4天多之后(包括人员休息),抵达了中国的呼和浩特机场总计里程7721英里(12426 公里)

最终彭博社揭开了谜底,原来是飞机的制造商巴航工业Embraer向Mesa航空租借了这架飞机,并飞往中国向一个潜在的买家做了展示:

The plane departed from Colorado on its way to Seattle and then on to Anchorage on Friday evening, according to Flightradar24 and FlightAware. On Sunday, it headed to Russia for stops in two cities before landing at the port city of Vladivostok on Tuesday. From there, the next stop was Hohhot, west of Beijing, where it arrived early Wednesday.

A Chinese company is considering purchasing the type of Embraer aircraft, Mesa CEO Jonathan Ornstein said in an email. “Promise, aircraft carried no reconnaissance equipment,” he joked.

被媒体的关注搞得比较尴尬的Mesa老总不得不开玩笑的表示这飞机上没有装载任何侦察设备

在呼和浩特及鄂尔多斯各停留了一天之后,这架飞机又马不停蹄的踏上了归程,根据FlightRadar24网站的显示,该架飞机已经于当地时间3月2日夜间回到了Mesa航空位于休斯顿的基地,预计不日将继续他们为美联航快运品牌的打工生活。

支线客机的航程

根据公开的性能数据,巴航工业制造的ERJ-175型客机的航程不超过2500英里(约4000公里),毕竟主要执行短途支线任务,不需要那么大的油箱。因此在巴西制造组装完毕的飞机,就算是交付美国的航空公司,也必须经停几次才能飞到美国本土,对于Mesa的这批ERJ-175,交付路线一般是这样的:

飞机从巴航工业位于São José dos Campos(SJK)的工厂起飞后,途径亚马逊丛林门户玛瑙斯(MAO),加勒比海中的岛国安提瓜(ANU),及佛罗里达州的劳德代尔堡(FLL)三次经停,最终抵达休斯顿(IAH),全程距离达到5369英里(约8640公里)。但是这个距离远远比不上从呼和浩特一路飞向休斯顿的7718英里(约12421公里):

波音737的跨洋之路

当然如果航程稍微大一点,这漫漫的中美调机之路就不用这么复杂了。每年中国的各大航空公司都要从美国波音公司引进超过数百架的波音737客机,而一般情况下,这些客机都是沿着西雅图波音交付中心BFI-夏威夷火鲁奴奴HNL-马绍尔马杜罗MAJ-塞班岛SPN-中国大陆的路线横穿太平洋的。去年年底南方航空的737 MAX 8飞机交付调机时,由于其燃油经济性和当天的天气情况,甚至省略了马绍尔群岛马杜罗的经停计划,直接从夏威夷飞到了塞班岛,这一段的距离达到了3710英里。以下是南航官网的新闻:

当地时间11月27日,波音公司在美国西雅图向南航交付了两架波音737 MAX 8飞机。首架737 MAX 8新飞机(注册号B-1206)于当地时间11月28日从西雅图起飞调机回国,经停夏威夷、塞班等地,于12月1日上午飞抵广州,后续将在广州总部投入使用,为广大旅客服务。

当然不难发现,经由夏威夷、塞班岛一线进行调机,总航程达到8000多英里(约12800公里),比走阿拉斯加和俄国人地界还要远得多。但是一般情况下,走阿拉斯加和俄罗斯还涉及到申请加拿大和俄罗斯的飞跃许可,机组人员的签证等问题,以及极寒天气对飞行的影响,因此航空公司更愿意舍近求远,让飞机跳岛回来。但是对于连西海岸飞夏威夷都飞不到的ERJ-175飞机来说,只能多费点功夫多跳几下了。

夏威夷航空的“困境”

之前说到由西海岸飞往夏威夷的航程高达2500英里,那么对于夏威夷的航空公司来说,他们的中小型支线飞机比如(B717)是如何从制造商那开回来的呢?知名航空论坛A网——Airliners.net 上的一张图可以完美的解释这个问题。

 (转载自airline.net)

对于航程不足2500英里的波音717-200飞机来说,成功跨越大洋到达夏威夷的方式是:拆掉部分座椅,加装副油箱

ETOPS – Engine Turn Or Passengers Swim

(ETOPS- “要么引擎转,要么乘客游”)

        接下来该说说ETOPS了,对于从西海岸飞往夏威夷的航班,由于中途没有任何机场可以用来备降,因此必须获得ETOPS认证。ETOPS是Extended Operations两个单词的缩写,正式全称是Extended Range Operation with Two-Engine Airplanes,中文叫做“双发动机延程操作标准”。在航空届内部,ETOPS也经常被戏称为Engines Turn Or Passengers Swim”(发动机要转动,否则乘客就得游泳)。 ETOPS容许双发动机飞机如波音737、757、767、777、787、空客A300、A310、A320、A330、A350作长距离飞行(尤其是穿越沙漠、海洋和极地的航线)。ETOPS订立前,双发动机飞机都不能执行这一类航班。而维基百科上的一张图示也说明了从飞行路线而言,ETOPS标准的改变了客运航空业:

ETOPS和夏威夷的故事

说起ETOPS和夏威夷的故事,有两件事情不得不提:

2015年8月31日,刚刚开始运营空客A321的美国航空,使用一架没有获得ETOPS认证的A321客机,运营了从洛杉矶飞往夏威夷檀香山的航班。美航机队中获得ETOPS认证的A321客机执行夏威夷航线,代号32H;而客舱配置与32H几乎一模一样,仅仅少了一点备用氧气的A321则用于执行大陆航线,代号32S。当这架由32S执行的航班飞到半路上,地面的美航运营才发现问题,但不得不让飞机继续飞往夏威夷。但是回程航班取消,飞机空载回到洛杉矶,事后美航不得不将这次不安全事件向FAA报告,具体罚款多少不得而知。

另外一件事当然就是前不久发生美联航UA1175航班的不安全事件:一架编号为N773UA,机龄超过20年的美联航777-200客机,运营由旧金山飞往夏威夷檀香山的航班。在距离降落还有45分钟左右时,右侧引擎整流罩脱落,同时由于引擎故障引起飞机震动,好在飞机最后安全降落,未造成其他后果。

(图片来自网络)

别担心,ETOPS就是为这种事情认证的!

出了美联航UA175这起不安全事件,各界难免一片哗然,对于航空安全的讨论又火热了一阵。当然也不得不提起不少非专业人士对美联航飞机高达20年的机龄嗤之以鼻,更有甚者甚至仅从图片就得出了美联航对引擎的维护工作做的不好这样的结论

票帝这里想说的是,不要担心,飞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监管部门做出ETOPS相关的决定,就是基于现代客机发动机的可靠性做出的。统计显示,目前民航飞机的发动机,每1000小时飞行时间的空中停车率在0.020以内,也就是说每飞行十万小时,单发失效不到两次。如1995年自波音777交付起批准的ETOP-180认证,就已经允许该型号飞机在单引擎运行的情况下继续飞行180分钟,这对于全程不超过5个小时的西海岸-夏威夷航班来说基本上是绰绰有余了。

放心,放心,比这个单发更久的都妥善处理了

上面说到UA1175航班在单引擎失效,飞机震动不停的情况下继续飞行了45分钟,已经足够让机上乘客写遗嘱的写遗嘱,表白的表白。但事实上这并不是最忧心的时刻。

 2016年3月27日美联航由台北飞往旧金山的UA872航班——同样是一架波音777-200ER,在北大西洋距离安克雷奇1300英里处出现了引擎故障,同样引起了机身的震动。飞机在关闭一个发动机之后,继续飞行了3.5个小时,最后安全降落在安克雷奇机场。估计这航班上的乘客有吓得尿裤子的吧。

票帝又想把上面说过的话再说一遍:飞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基于过去半个世纪多的累积,飞机制造商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对于几乎任何情况都有完善的处理方案,而飞行员们对于各种特殊情况都进行过训练,例如对于引擎受损,波音公司的777运行手册就明确列出了处理方式:

关油门—关闭油路—拉灭火装置—开APU—应答机设为Traffic Advisory模式

        就连如何有效处理机身震动,都明确告知:减速,下高度,如果又震那么就再加速试试。

       出问题的不止美联航一家(但都平安着陆了)

能读到这里,票帝觉得爱卿们一定也对航空知识真感兴趣,最后一点不得不提一下,出问题的不止美联航一家。即使美联航确实因为最烂的饭菜,最窄最不舒适的座位常年被黑,但是从飞行不安全事件上来说,各个公司近年都有不安全事件发生,并不仅仅只有美联航中招,就拿跨太平洋的航班来说:

  2015年7月29日国泰航空香港飞往洛杉矶的CX884航班在飞行途中,机舱内探测到烟雾,飞机随即备降至美国阿拉斯加州阿留申群岛的伊雷克森军用机场(Eareckson Air Station)

2016年10月12日美航AA由上海飞往芝加哥的AA288航班在飞行途中由于引擎故障,备降阿拉斯加Cold Bay机场——一个仅有60人口的小镇。由于该机场没有海关,没有安检,也没有住宿条件,乘客并没有被允许下机,而是在飞机上逗留一夜之后,由阿拉斯加航空派飞机来直接接走。

无独有偶,2017年1月14日达美航空由东京飞往波特兰的DL68航班同样由于引擎故障,备降Cold Bay机场,达美航空从西雅图派遣了另一架飞机才将乘客接走,晚点10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华丽的分割线>


长按二维码,关注北美票帝~

    旅行促销,转机指南等出行信息,尽在北美票帝

打分: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